中国互联网巨头登场 张一鸣将正式跻身中国富豪榜的顶尖阶层

发布日期 2020-10-27 18:00  ·  来源:小苏管理员
        当蚂蚁金服最终上市之后,所有人的目光不可避免地落在了字节跳动身上。
 
        作为最后一家未曾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巨头,正如它在这一动荡之年陷入全球最大的地缘政治风波中心一样,张一鸣再低调,字节跳动也已经无法再“大隐于市”。
 
        10月26日,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正考虑推动抖音业务单独在香港上市,高盛等多家投行已沟通承销事宜。对此,字节跳动的回应是,在考虑部分业务上市计划,考虑港股,但没有最后确定。
 
        此前字节跳动曾声明表示,新成立的TikTok Global是字节跳动持股100%的子公司,总部在美国。TikTok Global计划在IPO之前启动一笔融资,融资后TikTok Global将成为字节跳动持股80%的控股子公司。TikTok是独立于字节跳动之外的国际化短视频平台,抖音是字节跳动聚焦国内市场的短视频平台。
 
        这意味着字节跳动两款分别聚焦海内外的短视频平台均将独立上市。
 
        国内被腾讯、百度、快手等竞争对手“围剿”,国外被美国、印度等海外市场“封杀”。但资本市场对字节跳动的热情,却并未因这些负面消息而改变。
 
快公司
       无论从内部驱动还是从外部压力来看,登陆公开资本市场几乎是字节跳动接下来的必须选择。
 
       从内部驱动来看,在多个领域全面开花、多个独立子品牌运营的字节跳动缺钱是毫无疑问的。年轻的字节跳动在所有领域,都在跟所有对手短兵相接。一开始做内容和腾讯缠斗时间长,现在要做电商云业务,和阿里也难免一战。这都是巨大的资本消耗。
 
       2012年成立至今,字节跳动几乎保持了一年一次的融资速度,融资金额也越来越高,当8年时间字节跳动实现了从0到1000亿美元的估值,背后资本的力量功不可没。
 
       而如今的字节跳动已经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圈毫无疑问的巨头,也只有公开资本市场才能够承载这一体量的融资计划。
 
       况且,无论是港股还是内地的科创板、创业板都正在向互联网科技公司展开怀抱,无论香江南北,只要是在此岸上市,对于当下的中国互联网巨头来说是一种必要的正确,对于在上一轮全球地缘政治风波中心的张一鸣来说更是如此。
 
        而TikTok Global的海外IPO计划,同样也是面临着不透明压力的字节跳动亟需通过公开市场证明自己的必须选择。
 
        从2017年斩钉截铁的回答“没有(上市)计划”,到如今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回应,时移世易。想必三年前的张一鸣也未曾想到,字节跳动能够跑得这么快。快到它所面临的竞争对手,已经不仅仅是国内的AT,甚至已经开始直面FAG(美国移动互联网三巨头Facebook、Amazon、Google)的挑战。
 
       论对快速和规模的重视,中国企业家里,可能无出张一鸣之右。
 
      2016年底,TMD三小巨头在乌镇开了个闭门会。席间张一鸣非常直接地说了一句话:“我觉得之前的公司错了。”
 
      “之前的公司”,指的是BAT。张一鸣在此前的一封员工公开信中说,在中国,所有300亿美元估值以上的公司都诞生于2003之前(百度、京东),所有100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都诞生于1998年之前(阿里、腾讯),美国也是如此。
 
        FAG的流量和收入所占比重不断上升。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有机会打破这沉闷的格局,过程本身就很有意思。
 
        字节跳动为自己定下了跨越式发展的节奏,目标从2018年的500亿营收到2019年的1000亿营收,正在瞄准全球顶级科技互联网公司的目标前进。作为尚不足10年历史的字节跳动,简直可以算是教科书级别的“快公司(Fast Company)”。
 
慢动作
         但或许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在资本市场上的敏锐度偏低可能是导致其陷入2020年僵局的重要原因之一。
 
         时间拉回两年前,2018年开年不久,民营企业家张一鸣心情不太好,公司好几个APP都被整改了,几个众所周知的频道被下线了,一时之间,山雨欲来风满楼。尽管后来字节跳动成功渡过了那一次的危机,张一鸣还入选了“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
 
        此前还有报道显示,是科创板率先向字节跳动抛出了橄榄枝,相关领导在当年11月还到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调研走访。但无论如何,字节跳动最后还是没有登陆科创板。
 
        最终蚂蚁金服拔得了科创板的巨头“头筹”。过去大家一直吐槽的国内优质公司都去海外上市了,而A股上市企业鱼龙混杂,缺少像蚂蚁这样的业内顶尖企业。这次蚂蚁在科创板上市,终于打破了这个“魔咒”,满足了大家分享优质企业发展成果的迫切需求。
 
 
        而在海外,TikTok的成功也使得字节跳动陷入和不上市的华为一样的僵局。
 
        众所周知,在完善监管体系下的美国资本市场对于信息披露有着极为严苛的要求,当然这也是上市公司获取投资者信任的重要来源。
 
       TikTok如此受包括美国用户在内的全球用户欢迎,甚至威胁到Facebook的地位,可是,如此成功的TikTok,却一直没有上市,所有的信息对于大洋彼岸来说,都是一团模糊,这是不信任感的重要来源之一。
 
        当然,定义字节跳动的资本市场动作“慢”,更多还是和其发展速度快相比较而言的。作为一家年轻的公司,在业务线上的战争已经足够消耗精力。成为最后一家未上市的互联网巨头,想必也并非张一鸣所愿。
 
新跨越
        好在,从2018年以来字节跳动的诸多动作来看,无论是更名、品牌梳理等一系列业务调整,应该都是在为IPO做准备。
 
        如今字节跳动的上市已经大概率成行,新的造富效应也即将释放。一旦上市成功,除了张一鸣将正式跻身中国富豪榜的顶尖阶层,一大批与字节跳动共同成长的员工与投资基金,也将赚得盆满钵满。
 
        可以预期的是,随着字节跳动登陆资本市场,中国的互联网新兴巨头也全部完成了资本市场的跨越,接下来的故事想象空间,就交给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了。